首页>文明礼仪

“家事”也要有规矩 民政部出手全面推动婚俗改革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本站 2019年03月21日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步,群众物质生活有了极大改善,但一些地方婚嫁成本越来越高,成为群众不堪重负的“面子工程”。201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开展移风易俗行动,遏制大操大办、人情攀比等陈规陋习。记者从民政部了解到,今年要全面推进婚俗改革,倡导简约适当的婚俗礼仪。

在河南省宁陵县,专门成立了婚俗改革领导组,由县委主要负责人任组长,13个部门、14个乡镇参与,县、乡、村三级层层签订目标责任书,严禁婚丧嫁娶大操大办。团委、妇联、民政等部门积极引导青年树立“不要车、不要房、自己家业自己创”的新型婚恋观。目前364个行政村,村村都制订了村规民约,成立了红白理事会,倡导婚俗改革。

江西省丰城市曲江镇政府在全国率先下发《婚事新办实施细则》《党员干部操办婚丧嫁娶实施意见》等规定,让原本属于家事的婚事由政府来立规矩。各村在尊重村民意愿的基础上,通过村民大会统一婚车的数量、酒席的价格,并安排村民理事会成员现场监督。据统计,自2018年1月以来,全镇共350多例红白喜事,仅酒席一项就节约了650多万元,婚俗改革措施惠及8万多名村民。

江西省丰城市曲江镇皮湖村党总支书记 周建辉:我们尊重事主意愿的基础上召开村民大会,统一婚车的数量、酒席的价格,安排村民理事会成员现场监督,及时登记并公示,杜绝大操大办。

江西省丰城市曲江镇曲江村村民 吴献武:礼数减了,(彩礼)价格降了,我们每个人都是受益者。

在山东省沂水县,不仅对婚嫁用车、彩礼、酒席等标准提出指导意见,提倡定亲礼为1001元,喜宴还要控制在10桌之内,婚车在6辆之内,还将参与婚事办理有关的商家纳入到红事理事会,对于遵守婚俗改革要求的家庭,可以享受优惠价格。

沂水县马站镇湖庄村红理事会成员 吴成菊:以前村里办个喜事很繁琐,花费也大,现在推行喜事新办以后,婚礼流程简单了,花钱也少了,年轻人对这件事情也非常认可。

民政部表示,将利用农村基层组织和红白理事会,倡导和组织举办集体婚礼、纪念婚礼、慈善婚礼等文明节俭的婚礼形式,并将婚礼流程、彩礼数额等通过村民公约的形式来固定下来;

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司长 王金华:下一步我们想把颁证仪式搞得更有意义,更富有人情味。婚姻登记机关可以邀请一些知名人士、劳模去给新郎新娘颁证,同时可以邀请新郎新娘双方父母、亲朋好友同时来参加颁证仪式,见证他们的百年之好,使颁证(仪式)有庄重感仪式感。

“因婚致贫”成为脱贫攻坚“拦路虎”

民政部表示,彩礼等婚俗本来是私事,但是由于一些农村地区容易形成互相攀比的社会风气,导致婚嫁成本越来越高,很多困难群众因此娶不起、嫁不起,已经成为群众不堪重负的“面子工程”,尤其是一些地方因婚致贫或因婚返贫已成为脱贫攻坚过程中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

这是春节后江西省丰城市举行的一场婚礼视频,婚礼现场展示了68.8万的彩礼。当地村民告诉记者,除了天价彩礼,结婚还有其它十多种礼金,包括见面礼、定亲礼、行装礼、敬尊礼、入门礼等,这些礼金少则几百元、多则几万元,一般的家庭如果没有30万元,要结婚想都不敢想。 对于这种天价彩礼现象,普通老百姓苦不堪言,当地流传一句话“儿子娶媳妇,爹娘脱层皮”。

江西省丰城市曲江镇曲江村村民 熊丽萍:年轻人在外面工作积蓄也不多,到结婚年龄就要靠父母去借。

江西省丰城市曲江镇曲江村党总支书记 吴新平:我们这里流行一句话,叫“一动不动,万紫千红一片绿。”什么意思呢?一辆小车、一栋房子,一万张五元的,一千张一百的,还要多少五十的,这只是礼金,还有什么五金、六金。

在河南省宁陵县,过去定亲就要几万元,再加上汽车、房子、礼金,造成了许多农村家庭因婚致贫。往往是儿子风光一时,父母欠债一辈子。

“天价彩礼”的背后是攀比、虚荣的心理,助长了铺张浪费的歪风。在山东省沂水县,以前的婚礼,婚车要讲究十全十美,老百姓结婚要租赁十多辆婚车,酒席要办几十桌,彩礼更是讲究“万里挑一”,有的地方的彩礼更是现金论斤称 。

民政部调查显示,当前一些地方天价彩礼、奢侈浪费大操大办、人情攀比、拜金盛行、道德滑坡等问题突出,不但成为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的绊脚石,而且影响了群众的精神风貌和文明素养,影响婚姻家庭和谐与社会健康有序发展。

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司长 王金华:彩礼在农村地区有一定的普遍性、合理性,但是彩礼如果超出一定的范围,应该说就走向反面了,就成为一种陈规陋习,跟传统的礼仪礼俗就背道而驰了。所以天价彩礼是必须要反对的,因为天价彩礼使很多农村青年娶不起媳妇,嫁不起人。

喜事新办新风尚 移风易俗惠民生

虽然旧的婚俗转变起来很难,但是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一些年轻人已经开始转变观念,选择简约婚礼、集体婚礼等新型婚礼。

春节期间,河南省宁陵县张弓镇趁着在外创业青年返乡完婚的高峰期,在脱贫村小吕集,为十对新人举办了乡村集体婚礼,新郎李顺亚家原本是贫困户,今年刚刚脱贫,如果按照过去的习俗至少要花十几万的彩礼,一场婚礼就会让这个刚刚脱贫的家庭“因婚返贫”。结婚前,新娘主动劝父母放弃向新郎家索要彩礼。

河南省宁陵县张弓镇 新娘:今年我老公家刚刚脱贫,如果我要彩礼的话,肯定会增加父母的负担,自己过好日子,父母过苦日子,自己肯定不好受。

河南省宁陵县张弓镇贫困户 李天睦:我儿子结婚,政府帮我举办婚礼,彩礼一分钱不要,我心里很满意、高兴。

春节前,河南省宁陵县还举办了首届“零彩礼”相亲大会,三千多名农村适龄青年报名参加,49对青年成功牵手。

在山东省沂水县,新郎史顺勇主动选择了新事新办,婚礼现场只摆了九桌酒席,没有燃放鞭炮,也没有繁琐的流程仪式,在众多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一对新人拜谢父母、互赠信物、婚礼虽然简朴却不失温馨浪漫。

山东省沂水县马家镇 史顺勇:我们镇里推行喜事新办,红事理事会全程参与,我觉着我的婚礼非常有意义。

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司长 王金华:有条件的可以组织本单位青年搞一些集体婚礼, 搞一些有意义的活动,甚至一些年轻朋友也可以约好了一块到一些儿童福利机构,一些社会服务机构去参加志愿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