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巾帼风采

风雨中的“她力量” 一个村妇联主席的抗洪进行时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本站 2020年07月18日

堤坝上的“快递大妈”——江家岭村妇联主席江秀花

 

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江家岭村的妇女有个专门的微信工作群。群名就叫“江家岭妇女工作群”,群成员378人。 

 

“梯家湖危险,住低洼地方人家赶紧撤离”“大家快来彭要祥门口抢险”“今晚急需妇女牵袋子灌泥,请广大妇女勇于参与防洪抢险”……7月初以来,村妇联主席江秀花每天都会在群里随时发布防汛抗洪信息,这里危险来了,那里要抢险了,哪里又缺人了……

 

村里,还出了两支由妇女组成的防汛队伍。一个是冲上了微博热搜的“广场舞阿姨团”,一个是贴心关怀子弟兵的“妈妈爱心团”。

 

这是一场与洪水抢时间的竞赛。水位蹭蹭地涨,圩堤蹭蹭地码高,人心随之越聚越拢。

 

“洪水不退,我们不退”,是抗洪武警的决心,也是江家岭村全村妇女的决心。

 
 
 
要紧关头
 
 
 

7月15日上午,我们在江家岭村委会见到江秀花时,她正准备去给圩堤上的抗洪武警送装沙土的袋子。

 
江秀花
 

她皮肤晒得黝黑。脖子上,前天中暑掐出来的紫色淤痕还没消退。嗓子嘶哑了,声音提不上来。早上搬水塔时,右手手指还被割破了一道两厘米长的口子。“只要圩堤不倒,我这点苦不算什么。”

 

圩堤湿滑泥泞,内外两侧都涨水了。一侧是几乎与圩堤持平的江水,一侧不远处是一望无际的湖水。江秀花骑着电动车在颠簸中前行。路上,可以看到村里靠近昌江边的居民楼地下室一层已被洪水浸没。

 
昌江圩江家岭段
 

从7月7日开始,江家岭村就进入了紧要关头。

 

7月7日,是高考首日,也是江家岭村迎来“大考”的日子。江秀花请了假,到鄱阳县城接送儿子参加高考。

 

下午4点过2分,距儿子考完数学还有一小时不到,她在“鄱阳县昌江圩防汛指挥所”微信群里接到消息:“7月7日15时,鄱阳湖水位20.11米,超警戒水位0.61米。”

 

江秀花的心,不由一紧。

 

江家岭村是上饶市鄱阳县鄱阳镇的一个行政村,紧邻昌江。昌江圩江家岭段,作为当地防汛的重要防线,关系着鄱阳县城的安危。此前,由于连续强降雨和上游泄洪,昌江水位一直居高不下。没想到,洪水还是超出了警戒线。

 
村民齐心抗洪(受访者供图)
 

第二天,河水持续上涨,昌江宛若一条“悬河”。紧急关头,男人上圩堤,女人做后勤。一大早,村里的干部群众便自发组织抢险,码好了第一批沙袋。

 

冒着大雨,江秀花从考场骑车直接进入防汛“战场”。一路,雨势很大,她的衣服湿透了,眼晴几乎睁不开。

 

照这样下去,圩堤极有可能会倒。要是淹了田地,淹了村庄,怎么办?!她一时感觉“天要塌下来了”。

 
 
 
他们来了
 
 
 

千钧一发的时刻,7月8日下午,武警江西总队500余名官兵抵达,坚守昌江圩堤一线处置险情。

 
抗洪武警在奋战
 

“他们来了,我们村民心里就踏实多了,也有信心了。水位一蹭蹭地涨,我们这个圩堤也在蹭蹭地码高。”如果光靠村民抗洪的话,江秀花不敢想象现在会是怎样。

 

武警们手提肩扛,跟时间赛跑,抢筑了一道“生命防线”。村干部敲锣,叫群众转移。江秀花和村干部赶忙把村委会一楼的资料等贵重物品,搬去了二楼。当晚,江秀花一直忙到夜里11点多才回家。她走时,武警们还在圩堤上紧张地加固圩堤。

 

7月9日,一整天都在下雨,武警们一整天都在抢险。“什么地方危险,他们就往什么地方扑。”码沙袋、拖沙包,加高、加固,他们干的全是力气活。雨一直在下,他们浑身湿透了。

 
江秀花为武警送绿豆汤(受访者供图)
 

江秀花想劝他们到好些的地方睡一下,让他们睡到邻居家里。他们不肯。有个武警跟她说:“阿姨,这个时候,我们不能睡。睡了,反而会着凉、会生病。”

 

干好了,他们才休息一下。要么在圩堤上坐一会儿,要么在阴凉的地方靠一下。他们吃在地上,睡也在地上。他们睡觉,就跟平常人午休一样,不是“正规的睡觉”,就是“打个盹”。

 

很多武警跟她的儿子差不多大。“为了守护这里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他们吃了很多苦!作为父母,看了肯定舍不得。”

 
 
 
“快递大妈”
 
 
 

江秀花的家就在附近镇上,骑车只要20分钟。从9号出来到现在,她没回过一天家。“家里的事暂时顾不了,圩堤上汛情危险,我也没心思回家。”   

     

今年48岁的江秀花,还兼任村委会党支部副书记、扶贫专干。动员转移、组织巡逻、采购对接、采集数据、打扫卫生……她跑前跑后,马不停蹄地奔波。有时忙到深夜12点,有时是凌晨1点多。还有几次,一直忙到了凌晨3点。

 
 

7月9日,水厂被淹,自来水停了。一连几天,江秀花都是骑电动车到村民家里打水、提水,再拎到村委会。她和村里的妇女想给武警们煮绿豆汤喝,也没有水,只能买矿泉水来煮。

 

用水是个大问题。不少武警两天没洗澡,还有的三四天都没洗。江秀花先是买来水泵、电线和水管等材料,解决了人力打水的问题。之后,她又找水电工安装自来水,解决了用水不便的问题。

 
 

一开始,救灾物资还没到。村民们自发捐钱,给武警们买必需品。水、纸、床被等日用品,蚊香、创可贴、藿香正气水等药品,水泵、钳子、胶带等工具……武警缺什么,江秀花就第一时间骑着电动车,赶快给他们买来或借到。

 

有人送她“快递大妈”的称号。

 
 
 
她们仍在奋战
 
 
 

江秀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江家岭村共7个村组。村妇联共8个妇联干部。除了江秀花,还有1名副主席和6名执委,她们各监管一个村组,协助江秀花做好引领、服务、联系工作。

 

村妇联副主席江紫花,连日来与江秀花并肩作战,为武警提供上厕所和休息的地方,同时负责动员妇女参与到防洪抢险中。

 

村里,还出了两支由妇女组成的防汛队伍——“广场舞阿姨团”和“妈妈爱心团”。两个团的妇女,虽然平均年龄都在50岁左右,却干劲十足。防汛抢险、后勤保障,处处都有她们的身影。为抗洪英雄送温暖的人,不断在村里涌现。

 
江秀花的儿子(左一)参与抗洪
 

江秀花的儿子参加完高考,也跟着她到村里上堤,帮武警牵袋子填装沙土。“作为年轻人,他也想为家乡出份力。他自己亲身经历了,才能感受到武警战士与洪水作斗争的那种精神。”江秀花说。

 

在江秀花看来,妇联工作就是与妇女有关的事都做。“妇女能撑半边天,风雨压不垮,苦难中开花。”

 
江秀花(左一)她们仍在奋战
 

像江秀花一样的村妇联干部,还有很多。她们踏踏实实,作为妇女群众的“领头雁”和“娘家人”,在防汛救灾中汇聚起妇女群众前行的力量。

 

洪水正在退去,日子正在回归,她们仍在奋战。

 

 
来源/东方女报
记者/王苑
图片/彭世民
编辑/李明娜